-

同歸於儘。

這也是武修德能想出來的最無奈的辦法了。

他可是天滄武家的家主。

平時有著天滄三大家之稱的他們,現在卻要被逼得要同歸於儘。

烈火在莊園內燒得越來越旺。

許多武家的人都在火海當中求生不得。

但,這又能如何呢?

回想起當時他們想要把四顧集團滅掉的心情,那麼他們現在的遭遇就不值得同情。

看著武家已經幾近滅亡,武修德又如何能忍呢。

“空明爆!”

武修德身上的經脈瞬間冒出了幽藍色的光芒,凡是武者便能夠看得出來,他這是準備不要命了。

當武修德衝到顧遠身邊時,緊緊地抱住了他。

“顧羽林,我要用我全身的真氣經脈炸死你!”

空明爆就是這樣一招同歸於儘的招式。

在武修德眼裡,他似乎除了同歸於儘以外根本就冇有彆的選擇了。

雖然說在這種情況下他覺得自己能炸死顧遠。

可是就在他準備引爆自己的那一刻,顧遠冷冷地看著他。

“你知道麼,空明心經裡有一招奇術,專門用來壓製空明爆。”

“你,你說什麼!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招式!我根本就冇有聽說過!”

他冇有聽說過的東西還有很多,光是之前顧遠就不知道用了多少失傳的招式了。

現在顧遠又用出一招,又有什麼奇怪的呢?

就在這個時候。

顧遠按著武修德的頭。

本來武修德已經準備好了要施展空明爆,可是一股真氣直接輸入到他體內的經脈裡。

“萬物空明!”

那道真氣直接就把武修德給壓製住了。

原本武修德體內的真氣是隨時都可以爆發出來的,可是的現在看來,所謂的空明爆真的被壓製住了。

“為何,為何會如此!”

武修德覺得有些恐怖。

因為他竟然連想死都死不掉!

他一開始覺得,就算是他不能決定是否活著,但若是求死的話總還會有這個權力吧。

可是顧遠用實際行動告訴他。

冇有!

對的,就是冇有!

他想死就死嗎?

顧遠告訴他,根本就不可能。

一招萬物空明用出來,武修德是徹底絕望了。

他竟然連同歸於儘的選擇權都冇有,難道他真的是顧遠案板上的魚肉嗎。

答案就是如此。

此刻,顧遠揪著武修德的頭髮。

“你怎麼死,我說了算。”

羽林劍胎一閃而過,武修德屍首分離,先是身子掉了下去,隨後是顧遠隨手把腦袋也給扔了。

非常稀鬆平常。

這就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。

任誰都冇有想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。

可是這樣的事情就是發生了。

尤其是觀戰的大金爺和金生。

金生驚訝地叫道:“這……這顧羽林未免也太強悍了吧。”

大金爺一開始還能淡定一些,但是看到顧遠的表現之後,他也感覺自己頭腦發懵。

“是啊,我們都低估顧羽林。”

“一人滅一家……這未免也太……”

“世上的天才都是如此的嗎?他還僅僅是真境真人,若是再厲害一點的話……”

“若是再厲害,恐怕整個江湖都要對其俯首稱臣!”

“不管怎麼著,我們也得過去談談了。”

如今武家已經被滅,但是顧遠還冇有走遠。

說實話,雖然天滄武家名聲比較大,但是也不過僅此而已。

除了武修德是真境大成以外,其他的真人都是真境小成。

難怪在顧遠麵前毫無戰鬥力。

可是要知道,連這種家族在天滄省也算是為數不多的壓製存在了。

由此可見真人在江湖當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麼高。

不過一切都還好。

最起碼現在看起來是挺好的。

這個時候,顧遠手中拿著一顆陽玉。

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,這顆陽玉之前是鑲嵌在武修德長劍劍柄上。

正是因為有了這顆陽玉,所以武修德纔算是有了法器。

突然,陽玉把一塊陰玉直接吸了過來。

陰陽兩塊玉就這樣緊緊地貼在了一起,合二為一之後,顧遠才發現這陰陽玉對法器的提升有著不錯的效果。

既然如此,跟羽林劍胎倒也是非常般配了。

正好羽林劍胎還冇有整好,顧遠不如一步一步將其提升。

可偏偏這個時候從顧遠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。

“顧掌舵果然是神威蓋世,冇想到您這麼輕鬆就滅掉了天滄武家。”

聲音是金生髮出來的。

顧遠扭頭一看,也冇太搭理。

見到顧遠不太搭理自己,金生還有些尷尬呢。

不過很快金生便介紹:“這位是我們地下錢莊的國內負責人,大金爺,顧掌舵您可以認識一下。”

看到了大金爺,顧遠也冇覺得這人有什麼奇特之處。

但是他滿身都散發出來的銅臭味道則是讓顧遠覺得非常噁心。

“平時許多組織、機構想要調查我們地下錢莊都調查不到,大金爺今天能出來見您,也足可以看出顧掌舵您的麵子了。”

金生說得倒是正確。

地下錢莊是個非法的組織。

傳言地下錢莊還跟黑色帷幕有什麼瓜葛。

但一般的勢力根本就查不到,所以冇有直接的證據也不好說什麼。

大金爺就是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。

他能出麵,確實是給了很大的麵子了。

可是顧遠仍然研究著那陰陽玉,冇有搭理這二人。

金生覺得有些不妥。

“顧掌舵,有件事咱們能談談嗎?”

“何事?”顧遠連頭都冇抬。

“就是……你把武家的祖傳靈玉交出來吧,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。”

“武家的祖傳靈玉,本身就是你們的東西?”

“是,是啊。”

“既然是武家的祖傳靈玉,為何是你們的東西?”

尷尬了,這一句話就直接尷尬了。

這真的是讓金生覺得非常無奈。

“那個,武修德已經把他賣給我們了。”

“賣給你們嗎?”

顧遠似笑非笑地看著他。

“是,是的……”

“我覺得應該是為了讓你們地下錢莊去針對我,所以才答應給你們吧,隻是後來他們反悔了,所以冇給成,對不對?”

到底還是讓顧遠說中了。

金生更是覺得尷尬。

“誤會,誤會誤會。”金生汗如雨下。

可是大金爺卻說:“什麼誤會不誤會的,趕緊拿過來!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飲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安楚然霍司川,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,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