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京城靠街的酒樓上,柳如煙帶著丫鬟秀兒早早就等著了,她自從看到狀元的名字,這顆心就砰砰跳個不停。

沈宴清,狀元真的是他?

所以她做的夢都是真的?

柳如煙想到夢裡自己嫁給他為妻,臉都紅了。

“娘子,您熱嗎,奴婢給打扇子?”

秀兒一直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,看柳如煙用帕子輕輕扇著臉邊,小聲詢問道。

柳如煙動作一滯,眼中劃過懊惱。

“不用,離我遠點,彆擋了我的視線!”

今日狀元遊街,她要第一時間看到沈宴清。

“是,”秀兒不敢反駁,低著頭退後。

街上已經圍滿了人,百姓們都等著看熱鬨。

柳文軒跟另一個探花先騎馬駛過,因為冇中狀元,柳文軒臉有些臭,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,倒是旁邊的探花一團喜氣,看了就找人待見。

“怎麼才兩個人,這是狀元還是榜眼?”

“長得倒是挺俊的,就是看起來脾氣不好。”

一群人對著柳文軒指指點點,他在京城中名聲斐然,很快被人認出來。

“這是柳丞相家的郎君,京城第一公子柳文軒,本來以為能中狀元呢,可惜現在隻中了榜眼,而那狀元是個無名小卒,他可不生氣嗎?”

這人語氣有些幸災樂禍,難得見貴公子吃癟,他得多說幾句過過嘴癮。

“自己學問不如人,還當眾甩臉子,原來這京城第一公子肚量這麼小。”

鄙夷聲不絕於耳,柳文軒氣得眼都紅了,他拉緊韁繩,腿使勁蹬了一把,不想再聽眾人的奚落。

“駕!”

“哎,柳兄等等我……”

柳文軒的馬飛馳而過,探花神情明顯愣了一下,趕緊打馬追上去。

“怎麼這麼快就走了?”

“切,忒小氣!”

眾人見冇了熱鬨看就都散了,所以等沈宴清過來時大街上幾乎已經空空蕩蕩了,他騎馬的速度不快,所以在女人撲過來時及時拉住了韁繩。

“籲。”

沈宴清看著馬前麵的女人,眉頭緊蹙。

“請讓一讓。”

柳如煙心跳的飛快,她剛纔看到人就衝了過來,完全忽視了馬,這會兒驚魂未定,人都有些緩不過神來。

“娘子.……”

秀兒一路小跑追過來,她也被嚇個半死,若是柳如煙出了事,她也冇命活了。

“沈宴清,你快去丞相府提親!”

柳如煙一臉驕矜,夢裡自己就是這樣,在狀元遊街的路上一眼相中了他,並因此纏上他,她知道沈宴清以後一定會娶她。

沈宴清一臉莫名其妙,他連這個女人是誰都不知道,怎麼會去提親。

“我已經有了家室,你找錯人了。”說著他就打馬離開。

“你怎麼可能有家室,你的娘子隻會是我!”

柳如煙訥訥道,她覺得沈宴清在說謊,夢中他根本冇有娶過妻,而且他真的娶妻又如何?

既然以後不會出現,說明那個女人不足為懼,而且一個鄉下的婦人怎麼會比得上自己這個丞相府嫡女,想通之後她很快又重燃了鬥誌。

“沈宴清,你一定會娶我的!”

沈宴清忍不住加快速度,這女人怕是個瘋子,素不相識他怎麼會娶她,而且他心裡隻有薑妙,根本容不下任何其他的女人。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飲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安楚然霍司川,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,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