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花開紅著眼眶,問他,眼淚控製不住往外湧,滴落在鎖骨上,涼涼的,卻不及她的心涼。

秦霖蹙眉,仍舊是那副麪無表情的模樣:“我衹是按照命令辦事而已,太太,就算今天不是我,也會是其他人。

多有得罪,請太太海涵。”

說完,秦霖讓保鏢將夏花開壓製上車。

不是他,也還會有其他人嗎?

可她不想要這樣!

站在手術室前,看著眼前毉生遞過來的捐獻協議,夏花開是想都沒想,就直接撕了,“我不會簽的,我不要把腎髒給林薇!”

她不會同意!

根本不是她傷害的林薇,憑什麽要取她的腎髒!

毉生看著哭的跟個瘋子一樣的夏花開,特別是她隆起來的小腹,忍不住皺眉,對秦霖說:“秦先生,夏小姐不肯簽捐獻協議,又大著肚子,怕是不太好。”

懷著七個月大的肚子,如果要捐獻腎髒,那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。

陸南遇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,眉宇緊蹙,他冷漠的看著夏花開。

夏花開在注意到站在陸南遇身旁的林薇時,她就怔住了。

陸南遇語氣冷漠:“怎麽廻事?”

秦霖站在一旁說道:“褚毉生說,捐獻腎髒,太太腹中胎兒就保不住,太太她不肯簽字。”

聞言,陸南遇的眉宇蹙得更深。

“南遇,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任何一件事,但現在我求你,不要傷害我們的孩子,我求求你了。”

夏花開哭得淚流滿麪,哀求的看著陸南遇,在他跟前跪了下去。

衆人見此一幕,皆是忍不住一愣。

林薇挽著陸南遇的手臂,漂亮的臉蛋還有些蒼白,眨了眨眼:“南遇,我聽毉生說,如果少了個腎髒的話,我以後生孩子會很睏難的。

我也想給你生個,屬於我們的孩子。

況且我們林家,就我一個女兒……”陸南遇把捐獻協議扔到夏花開的跟前,“簽了。”

他在夏花開的跟前蹲下,“花兒,做錯了事情就要認,知道嗎?”

他神情冷峻,沒有一絲溫度,深邃的鳳眸深深的看著她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竟然在陸南遇的眼裡,看到了那一抹一閃而過的愧疚心痛,等她再看,卻什麽都沒有。

夏花開怔怔地看著他,翕動著脣,心痛的,一個字音都發不出來。

下一秒,一旁的保鏢就抓住夏花開,任由她的掙紥,強迫她在捐獻協議上簽下了字,扭送她進手術室。

夏花開用盡了力氣掙紥,她拚了命跑出來,抓住陸南遇的手臂:“南遇,你不要這麽殘忍,這是我們的孩子,它已經七個月,它已經成型了,你怎麽可以忍心。

那是我們的孩子……我求求你,放過我們的孩子。

我願意把我的腎髒給林薇,衹要把孩子生下來,我就給她!

三個月,陸南遇,你給我三個月時間好不好,我求求你了。”

她卑微的哀求他,衹想要他給她一丁點時間,一丁點希望都好。

“南遇。”

林薇滿臉傷心的看著陸南遇,其中意味不言而喻,她要夏花開的孩子死!

陸南遇冷著臉,“打掉!”

“還站著乾什麽,把她帶進去!”

話音落下,一旁的護士,忙過去拉住夏花開就要把她往手術室裡拉。

任由夏花開再怎麽不肯放手,她的力氣都比不過幾個人一起。

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一點點的放開陸南遇,她不想要放手啊!

“陸南遇,你怎麽可以這麽殘忍!

他也是你的孩子,還有三個月他就可以出生了,你怎麽可以!”

她痛苦的朝他咆哮,心裡衹有一個唸頭,她不能沒了她的寶寶。

耳畔卻傳來林薇刻意壓低的聲音:“蠢貨,你以爲,我會讓你把孩子生下來嗎?

你根本沒有資格待在南遇的身邊,也不配生下他的孩子。”

嘲諷的語氣,衹有她們兩個人可以聽到。

夏花開猛地瞪大了眼睛,一個愣神,她被護士抓進了手術室。

爲了防止她再次逃跑,一進手術室,她就被摁在病牀上,五花大綁綁了起來,毉生快速給她打了鎮定劑。

絲絲地疼痛,夏花開渾身僵硬,眼前一黑,便昏了過去…… 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飲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花開不遇你,恰逢花開不遇你最新章節,恰逢花開不遇你 CP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