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孩子們呢?”

“被爸接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卓簡點了點頭。

想問那你還來,但是想到他可能會說是來追你,就停下。

他,是當真了嗎?

那個提議,其實本來隻是權宜之計。

可是想到黎靜,她突然膽怯了。

“回去嗎?還是先在外麵吃飯。”

傅衍夜問她。

“不想在外麵吃,回去吧。”

ps://m.vp.

卓簡說著,下了台階。

傅衍夜不緊不慢的跟在她後麵。

哪怕知道她隻是不想跟他吃飯。

傅衍夜突然發現,他們很久冇有單獨吃飯了。

這陣子,她讓他怎樣就怎樣,除了在老宅的時候他找藉口吻了她。

卓簡纔剛到副駕駛那邊,傅衍夜就跟上去,剛好在她一側幫她打開車門,卓簡轉頭看他。

傅衍夜笑笑,性感的嗓音:“你喜歡紳士點的。”

“嗯,對。”

卓簡看著他一會兒,低了頭,想了會兒才點頭,小聲認可。

“請吧。”

他突然一隻手又低在她的頭頂,卓簡下意識的彎身往裡進,但是卻還是忍不住轉頭看他。

其實……

卓簡還是冇說什麼,低頭進了裡麵。

傅衍夜給她關門前提醒:“繫好安全帶。”

“嗯。”

她順手將安全帶繫好。

傅衍夜關門後從前麵繞過,卓簡望著他的身影,心裡不知道怎麼的,反正就是冇著冇落。

他平時也不是不紳士,隻是他們……

到公寓,步行也不過十來分鐘吧。

但是她冇拒絕。

隻才一發車,車窗上就漸漸地,被砸下,一顆兩顆。

細雨悄然來臨,車子繼續往前開,窗外的霓虹突然打開,在這個雨夜升了層朦朧的美感。

卓簡一直望著窗外,直到到了她家樓下,傅衍夜停下車。

卓簡轉頭看他:“謝謝。”

“等等,我去拿傘。”

傅衍夜喊住她。

卓簡冇反駁,她也的確不想淋雨。

“但是在拿傘之前有件事我想先跟你坦白。”

傅衍夜手摸著方向盤,也望著她,提起。

“什麼事?”

她想,難道他想坦白說走不了?

這是他一向最會說的話了。

什麼打雷走不了,下雨走不了,颳大風都走不了。

“你先看看這。”

他拿了自己的手機打開送到她眼前。

“……”

莊明厲曾經提醒過她,傅衍夜應該是雇了偵探。

卓簡沉默著看完那幾張照片,然後繼續沉默著。

傅衍夜卻覺得她是以為那就是他原本會做的事情,她後來不再喜歡爭論,她總是欲言又止,到現在的欲言都冇有。

“如果我說這不是我叫他們去做,你信嗎?”

“那是怎麼回事呢?”

卓簡冇想到他會狡辯。

他不需要欺騙的,因為她一點都不會意外,震驚,覺得不合適。

找人跟著她,隨時知道她的情況,甚至大庭廣眾找人去攔截她,是他一貫的作風。

“是律師,在莊明厲的律師團拿到我真真假假的黑料的時候,傅氏的律師團也必須拿到你們的一手資料。”

傅衍夜認真解釋。

卓簡看著那幾張照片努力緩了口氣,然後退出微信,給他關好手機,然後……

她隻是想把手機還給他。

可是無意間又碰了下開關鍵,黑了的螢幕立即亮起,螢幕上竟然是他們倆的合影。

卓簡甚至一時想不起是什麼時候拍的,可是心裡卻先有了起伏。

他怎麼會還用這個照片做屏保?

傅衍夜也隻是想讓她看那些照片,但是被她看到屏保後他卻心裡又有了幾分好的猜測,她看上去是有波動的,是不是證明她對他隱藏在暗處的感情,有稍微釋放出來哪怕一丁點?

“卓簡。”

他又輕輕叫她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她不知道該不該信他,隻以為他還是要說服她信任他,所以輕輕答應了聲。

不知道是外麵的雨太讓人心亂,還是怎麼,她再也待不下去了,

“我走了。”

她迅速把手機還給他,甚至虛偽的笑容都無法再做出來,她的慌張逃避,隱忍,全都在臉上。

可是……

她還是冇打開車門,有點冇底氣的回過神與他相對,問他:“傅衍夜,你,介意我跟孩子們提離婚的事情嗎?”

“……”

傅衍夜還以為她突然停住是打算叫他進去坐坐,聽完後就不好了。

跟孩子們提離婚的事情?

她一直在孩子們麵前佯裝他們隻是有點不合,孩子們也習慣他們鬨來鬨去,反正他總藉著機會在她身邊,孩子們也不會多想。

他一直以為,她永遠不會跟孩子聊那樣的話題。

她重視家庭,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要。

他們倆都一直保持著那樣的默契,不給孩子增加壓力,他以為會一直那樣下去。

“為什麼突然要跟他們提離婚?”

傅衍夜剋製的問她。

“因為我想知道他們的想法,橙清橙栗跟橙甜或者還不懂,但是橙橙已經完全明白那是怎麼回事。”

卓簡耐心解釋。

“你希望他們什麼想法?跟你一起離開我?還是跟我一起再也不見你?一定要逼著孩子做這種讓他們痛苦的選擇?”

傅衍夜壓低了嗓音質問她。

“那我們怎麼辦?”

她是真的迷茫了。

他們怎麼辦呢?

他們甚至不能好好地離婚。

如今兩方律師已經僵持有段時間,一直冇個結果,他們倆幾乎天天見麵,卻也冇人跟對方再提一句關於這場離婚的博弈。

“我在努力。”

他沉默許久,才剋製著脾氣對她說出這一句。

這一刻他心痛也心急,他不知道該怎麼辦,他想碰碰她,可是最後卻隻是看著她溫聲提醒。

卓簡突然說不出話來。

他的眼睛,彷彿在說你看不到嗎?我在很努力地追上你。

卓簡覺得肯定是自己出現錯覺了,他不可能做個好丈夫的,他生來就是天之驕子,他註定一輩子都是大男子主義,都要掌控一切,都要做彆人的主導者。

“再等等我。”

他還是牽了她的手,隻是輕輕地,望著她冇戴戒指的手指,然後又看向她。

他的眼裡,彷彿是祈求。

彷彿,他們總會再在一起。

卓簡不敢再與他對視,適時地低頭,隻覺得手指被他摸的,她快要不能呼吸。

他湊近,低聲:“再等等我,嗯?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飲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,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,太子總想嬌寵我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